她微笑時太甜(溫曜煊魏月雪)免費章節完結全文閱讀

作者細膩的文筆,將愛情糾葛詮釋的惟妙惟肖。

版本:完結版時間:2019-06-18

類別:小說閱讀等級:

即使付出不對等,但,倘若真有別離,最先崩潰的肯定是那個假裝不主動的人,歡喜冤家這個詞語在小說《她微笑時太甜》可謂是表演的淋漓盡致,快來下載本站APP閱讀《她微笑時太甜》全文章節。

《她微笑時太甜》 這本小說是最近蘇大毛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文風非常好玩,能讓人邊看邊笑得停不下來,故事講述了溫曜煊魏月雪的精彩故事!小編為你帶來她微笑時太甜全文在線閱讀!朦朧中,魏月雪感到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件褪去。溫熱的吻,像雨點一樣落在她的臉頰、脖頸……渾身顫栗著,魏月雪艱難地伸出手推拒,不可以!不行!

溫曜煊魏月雪小說簡介

朦朧中,魏月雪感到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件褪去。
溫熱的吻,像雨點一樣落在她的臉頰、脖頸……
渾身顫栗著,魏月雪艱難地伸出手推拒,不可以!不行!
“你是誰?你,出去!”
昨天是她閨蜜溫曉楠的生日,宴會在一家山莊酒店舉行,年輕人一不小心就喝高,魏月雪也喝斷片。鬼知道她怎么就來到這間房,還跟個陌生的男人滾上了床。
身上的男人頓了一下,反手抓住女人的小手,與她十指相扣……
“不***……”陌生的感覺,叫魏月雪忍不住驚呼。

她微笑時太甜章節全文閱讀

樓下,管家孫浩將情報信息,送進了書房。
主人為盡快拿到魏小姐的完整資料,竟不惜動用溫家暗影。***是老爺子知道,主人用他辛辛苦苦建立的情報網,查詢一個女人的生平資料,估計會氣得吐血三升。
寬大的顯示屏后,溫曜煊看了眼檔案袋上的名字,放下手頭工作。
文件袋里,有關于魏月雪的資料不多。
魏月雪,18歲,出身于望京,現讀于A市大學。父母情況,普通個體商人,半年前死于車禍。還有她從小大的成績單和獎狀,以及,照片。
從資料上看,魏月雪人生經歷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
“就這些?”男人皺著眉,聲音低沉暗啞。
孫浩背后冷汗涔涔,僵直著脊背站在男人對面,“還有,魏小姐有個男朋友。”
***的壓迫感在空間里瘋狂肆虐,皮椅上的男人***沉沉的眸子如同***海寒冰。
“繼續。”
孫浩面上滿是絕望,“她的男朋友名叫茍家瑞,今年21歲,就讀望京影視學院。去年主演了一部偶像劇,雖然是男二,但在演藝圈里小有名氣,微博上有數百萬粉絲。咳……溫二小姐也是他的迷粉。”
“魏小姐與男友關系很好,保持著兩周見一次面的頻率,上個月他們還一起去了日本北海道……”
書房內一片死寂。
孫浩望著窗外濃重得化不開的夜色,心中也是愁云慘談。主人好不容易對一個女人感興趣,卻是名花有主。
“主子,強扭的瓜不甜,***不,算了?”孫浩試探,趁著還沒陷***,懸崖勒馬還來得及。
在他看來,主子跟魏小姐的事太玄,他很不看好。
且不說他們一個男婚一個有主,就溫家水這攤***水,魏小姐那樣***子不適合。這世間能配得上主子的人,也只有像樊妍小姐那樣知***大氣的名門貴女。
四周的溫度陡然冷卻下來,孫浩明顯感到主子的憤怒。
“我有催熟劑,還怕瓜不甜?”
孫管家抖了抖身子,絕望地閉了閉眼睛,主子真陷***了?
“主子,您跟魏小姐歲數上差太多,都說三年一個代溝,你們之間,隔了三個代溝有余。并且,就目前這個局面,少夫人這把傘我們還不能丟。”
男人目光森冷地看著孫浩,“段雨佳這把傘我用膩了,就不興我換魏月雪試試?”更何況新傘很美味,很合他胃口。
“主人……”
孫浩聞言一喜,他就說嘛,主人怎么會喜歡魏月雪這種貨色,溫家未來的掌門夫人,只有樊妍小姐那樣的才能撐得起來。
“告訴吳睿,加快動作。”男人淡淡地丟下一句,繼續埋首工作。
孫浩喉嚨滾動,出于求生的本能,口中的話最終沒敢說出來,點了點頭匆匆離去。
房間內,男人與***暗相伴,捏著照片的手指微微***縮,略微停頓了片刻,他才慢慢看向畫面。
圖片上,女人巴掌臉,鼻梁高挺小巧,的雙唇微微。***亮的眼睛如同一泓秋水,波光瀲滟,右眼角處一點淚痣,流轉間多了一絲魅惑。
女人只扎了馬尾,白襯衣牛仔褲,簡單大方青春洋溢。
年輕啊……呵……
男人修長的手指摩挲照片上的人兒,面上的表情讓人毛骨悚然。
……
“啪……”房間的燈亮起,魏月雪***著一雙紅腫的眼睛看向門口。
她哭了。
因為對不起那個男人而哭?
想到這個可能,男人身上散發出嗜血氣息,蟄伏在體內的野獸就***沖出牢籠。
跟在他身后的孫浩,脊背陡然升起了一陣涼意。
“咳……主人、魏小姐,晚餐已經準備好,請下樓用餐。”
魏月雪神色微冷,瞪著道貌岸然、狼狽為奸的他們主仆二人。
“我不吃!”
男人嘴角微起,殘忍一笑,“不吃?很好,孫浩,把她丟出去!”
“這……主人,少夫人派來的探子還在外面。”
“丟出去!”
“好的,主人。”孫浩轉身出去叫人。
魏月雪蹭的從床上跳起來,“慢著……我吃!”
經過男人的時候,她腳尖故意踩在他腳上,狠狠地碾壓……
孫浩大氣不敢出,魏小姐活著不好嗎,我勸你善良!!
女人的小動作男人盡收眼底,他揚起好看的眉尾,一動也不動。女人發間淡淡清香,徐徐飄來,他竟覺得心情愉悅。
孫浩偷偷觀察主人,清冷的臉上竟然波瀾不起。完了完了,主人被虐得心花怒放。
晚餐吃的是神戶西冷牛排,但魏月雪沒有胃口,時不時看向桌面上的手機。
盡管她知道,茍家瑞需***時間消化這件事,今晚不可能有什么結果,但她還是期待。
“還有比吃飯更重***的事?”對面的男人冷然問。
魏月雪切了一塊肉放進嘴里,機械地嚼動,“是,很重***,比生命還重***。”
男人將手中的刀叉重重扔向餐桌,***抿著菱唇冷冷盯著魏月雪。
餐廳里的傭人,突然覺得空氣中充滿可怕的壓力,個個面孔扭曲,滿頭大汗。
“叮……”有信息進來,是微博頭條推送。
“新晉小生茍家瑞情緒失控現場罷演,或將面臨巨額賠償……”
魏月雪臉色大變,顧不上對面臉色陰沉、釋放冷氣的男人,拿起手機點開鏈接。
今天下午,茍家瑞參加真人秀節目,主持人拋出“party糗事大揭底”討論話題,有人說到喝斷片第二天與陌生人赤誠相見,大家都笑了起來,茍家瑞神色巨變,當場發火,踢翻了桌椅,憤然離場……
看完新聞,魏月雪的眼圈紅了又紅。她吸了吸鼻子,推開椅子,起身往外走。
“魏小姐,您***去哪?”孫浩跟上前問。
“回學校。”
“是回學校,還是去見你的小男友。”男人站起身,踱步到她面前,居高臨下冷聲逼問。
魏月雪倔強地梗著脖子,逼迫自己與他對視,“不用你管!”
“你怎么不問問,為什么主持人突然提出這個話題。”
魏月雪的眼睛里閃過寒芒,“是你,是你讓主持人換的話題,對不對?”
她就覺得奇怪,一個電影點評黃金節目,怎么會無聊到討論毫無營養的八卦話題。
男人漠然地掃了她一眼,“孫浩,通知家里人,準備我的第二次婚禮。”
婚,婚禮,第二次……孫浩腦門上冒出細細一層汗,主人,您是***唱哪出戲?

她微笑時太甜章節完整閱讀

仿佛沒有聽見,魏月雪繞過男人往外走。
“去哪?”男人抓住她纖細的手腕,清貴的臉龐滿是陰鷙。
“如你所言,去見我的小男友!”魏月雪聲音顫抖。
只覺手腕一***,只聽咔嚓一聲,她的手腕被硬生生掰斷。
魏月雪吸了口冷氣,痛得哇哇大叫,“溫曜煊你特么是不是神經病!”
“孫浩,送她回房,告訴她應該怎么做。”
說完,男人快步融入夜色中。很快,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,消失在山莊。
孫浩看著魏月雪一臉復雜,“魏小姐,請您先回房間,家庭醫生很快為你治療。”
大顆冷汗滾落,魏月雪被咬***的下唇已經發白,她倔強地站著一動也不動。
“魏小姐,山莊有二十多名暗衛,沒有主人的允許您出不去。”孫浩搖了搖頭,吩咐人請醫生。
大約十分鐘后,孫浩領了一名著白衣西服的男子進了山莊。
看見靜靜坐在石凳上的魏月雪,白衣男子眸光中閃過一絲玩味。
他拿出手機,對著世紀超級美男團微信群發了一段語音——
“號外號外,猜猜我在嘉禾山莊看到了什么?我看到了一個女人,母的……母的!”
孫浩阻止已來不及,無奈撫額望天,“軒少爺,您趕***給魏小姐看一下。”
古丞軒收起手機,將醫藥箱放石桌上,挨著魏月雪旁邊的石凳坐下,臉上的玩世不恭也隨之褪去,
盡管見慣了打打殺殺,古丞軒瞧見魏月雪腫得像饅頭的手,還是微微一驚,這姑娘真能忍!
細細觀察后,古丞軒對魏月雪說,“這位小姐姐,你的手只是脫臼,我現在給你正骨,會很痛,你***忍忍。”
看雪膚上的手指印,古丞軒斷定這是溫曜煊的手筆,能觸怒溫少并出手,古丞軒認為這姑娘是個人才,值得與他結交。
古丞軒從上衣兜里拿出一方帕子遞給魏月雪,“為防止舌頭受傷,你咬住它。”
魏月雪搖頭拒絕。
好心被***拒絕,古丞軒也不惱,聳聳肩收了手帕,開始診療。
古丞軒一邊推拿一邊觀察魏月雪,冷汗已堆滿額頭打濕頭發,大***硬是沒有哼一聲,對她欽佩之情陡然升起。
隨著古丞軒一聲“走起……”骨頭接好,一旁的孫浩松了一口氣。
看著未來少夫人被別的男人握著手腕,他壓力也很大的好不好。近來他運氣不是一般的差,改天***請假去龍馬寺求個平安符。
魏月雪轉了轉手腕,還真好了,便對古丞軒禮貌地說了聲謝謝。
“不用不用,小姐姐告訴我名字就好。”收起醫藥箱,古丞軒又是一副紈绔不羈的樣子。
“魏月雪。”魏月雪淡淡的回道。
“月雪,好名字,好詩情畫意!如此良辰美景,小姐姐獨坐與此,真是浪費韶光,不如跟哥哥們出去把酒言歡。”順便跟哥哥們說說,你和溫少的那些八卦事,古丞軒美美的想。
魏月雪眸光閃動,一把抓住古丞軒的手,“你***帶我去哪?”
“酒吧、KTV,***不***去?在這種地方談天說地比較有情調。”古丞軒笑瞇瞇。
孫浩:“……”軒少爺咱們好好說著行嗎?
“你可以滾了!”
空氣里壓迫感鋪天蓋地的襲來,男人踏著月色歸來,身上帶著濃厚的殺氣,勢***昏天滅地。
“四哥回來了……”
古丞軒自動忽略溫曜煊墨汁般臉色,朝他露出八卦一笑,忘形地露出兩顆萌萌小虎牙。
“四哥,魏小姐姐約我出去喝酒,你***不***一起去?”
魏月雪:“……”不是你約的我?特么的,我可以打死這貨嗎!
“未成年人,你確定能帶進酒吧?”溫曜煊不答反問。
“嘖嘖,小姐姐還沒成年啊!據說昨天四哥在山莊酒店有,該不會……”古丞軒自動腦補了少兒不宜畫面,禽獸啊禽獸。
“咳咳……”孫浩急忙打斷,“軒少爺,您……”您嘴下積點德吧,這兩位還在為這事鬧別扭。
果然,魏小姐咬著貝齒殺意十足,主人臉色忽明忽暗。
“誰讓他來的?”男人冷漠地掃了孫浩一眼。
古家是溫家御用醫生,溫老太太擔心孫子的身體,特意在嘉禾山莊附近蓋了棟別墅給古家住,今天恰好古丞軒輪值。再說,嘉禾山莊離市區遠,一時半會能上哪去找骨科女醫生?
近來過得很辛苦,孫浩他決定,龍馬寺求平安符一事,必須盡快提上日程!
“四哥,放心,只***我出手,沒有治不好的病。魏小姐姐已經無礙了,再怎么高難度的動作她都能勝任。不過,四哥,沒想到你挺生猛的……”古丞軒朝男人擠眉弄眼,一臉八卦相。
男人怒,“滾。”
古丞軒:“……”害羞了?
男人毫無感情的眸子在魏月雪身上掃過,目光極其冰冷,盯著魏月雪握著別的男人的那只手,“放手。”
魏月雪勾唇一笑,沒有放開,反而兩手抱住古丞軒的手臂。
她一臉真誠地對古丞軒說,“茶室、咖啡館也行。”
古丞軒眼睛一閃,忙點頭,“甚好甚好!”
“玫瑰園剛好缺只手臂做花肥,趕巧有人送上門。孫浩,卻之不恭,就收下吧!”
“好的,主人……”
不待孫浩說完,古丞軒像被瘟疹扎了一般,連忙甩掉魏月雪的手,跳到一米開外。
“我想起來,吳睿約我去打牌。哎呀……不行,我得趕***,晚點了。”
“打牌也可以的,唉,等等我……”
聽到魏月雪的聲音,古丞軒跑得更快,轉眼消失在甬道。
“藥箱沒拿,哎喂……”魏月雪揮動在空中的手無力垂下,晚風吹亂了她額前的頭發。
“回去!”男人命令道。
魏月雪神色一***,壯著膽子白了男人一眼。反正已沒什么可失去的了,干脆破罐子破摔了,最好將他惹怒,把自己掃地出門。
這時,一只修長的大手突然抓住她的手臂,另一只扶她腰。
魏月雪驚呼一聲,腳離了地面,這個可惡的男人竟將她公主抱。
“放我下來!”魏月雪掙扎。
男人微微偏頭,冷眼睨她,“**摔成四瓣,***不***試試?”
魏月雪不情愿地嘴巴,身后的孫浩嘴能塞下一只雞蛋。
因為少年時期的一個意外,主子對女人有很***的心理陰影,從不讓女人近身。
這么些年,還沒見主人抱過誰,就連主人最敬愛的溫老太太,也只是虛虛攙扶,這個魏小姐已經打破很多慣例。
孫浩憂心忡忡。

小編傾心推薦

愿每一個看文的你,都能擁有最美好的愛情。以上就是精心為您準備的她微笑時太甜(溫曜煊魏月雪)免費章節完結全文閱讀,小說文筆詼諧幽默,內容新穎有趣,故事情節曲折起伏,人物塑造,強烈推薦!

相關小說

15选5怎样选号最准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