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色風云(紋畫人寫的小說)

字里行間流露出的是一種怡然自得,瑣碎中自有一股唯美

版本:大結局時間:2019-06-18

類別:小說閱讀等級:

很可愛,很溫柔的一篇小說《烏色風云》,沒有過多的情話,在一起卻甜到心里,很溫柔的感情,彼此扶持彼此包容的愛情。可以下載本站的app追書,免費閱讀《烏色風云》全文。

“烏色”比“***色”稍淡一點的顏色。我之所以用“烏色”而不是用“***色”命名,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所選擇這一條道路,到底是不是人們所說的“***”色江湖。

烏色風云精彩章節閱讀

夏季的夜晚約幾個朋友,一邊喝酒一邊擼羊肉串,是我們這個XT市夏夜最常見的事情。

我們市里有兩位句順口溜,可謂是全市老少皆知。所謂X市不打***,S市不掃黃,導致我們這座主產煤炭的三線市,一度活躍在“江湖”的腥風血雨中。但此江湖卻非彼江湖,這是一個因為煤炭利益而扭曲的江湖。

曾經古龍前輩說過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。但了我們X市卻可以說為是,有煤炭的地方就是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必定會有利益。

如此的盤根交錯之間,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地下畸形體系網,而這個體系就是人們常說的“***”社會。

酷熱的夜晚,某個燒烤攤小店,五個**小伙說說鬧鬧喝著酒,青年小伙的桌旁也圍著一群人在喝酒。但與之前的五個小青年不同的是,這一桌的年輕人身上都紋龍畫鳳,搭眼一瞧便知道他們是地痞混混。

忽然一聲叫罵聲響起,你TM的看誰呢?不服氣是嗎?想TM的挨揍是不是?罵聲正是從紋身青年的桌上傳來的。

五個**雖然也是年輕氣盛,但瞧著對面紋身的男子也沒敢動怒,其中一個戴眼鏡的**站了起來,對身上紋龍的青年說道:“幾位哥哥不***生氣,我們這邊的喝多了,亂看了哥哥幾眼,但沒有別的什么意思。我自己先喝了這杯酒,還有今晚你們的飯錢我請了,幾位大哥給點薄面就不***生氣了?”

紋龍的青年聽他們主動認慫了,就更加得意和神奇了,他眼睛一挑望著戴眼鏡的**說道:“你們五個狗擦的還挺懂規矩,看模樣像是在校的**吧?”

紋龍的青年還真說對了,這五個年輕人都是德育高中的**,也是德育高中的幾個混混**,今晚下自習后**出來喝酒,他們五個也不想惹事,但此時見紋龍青年如此囂張,他們五個心里也是氣炸了肺了。

戴眼鏡的**雖然心里有怒火,但**畢竟還是**,面對幾個紋身的社會青年,他心里還是有幾分忌憚。

他只能強忍著笑臉說道:“呵呵,大哥你真是好眼力,我們五個的確是高中高三的**,這不是馬上***高考了嗎,我們五個出來喝點酒緩解下學習的壓力。”

紋龍青年一聽到他們幾個真的是**,而且看他們說話的語氣好像沒有膽量,紋龍青年的態度就更加放縱的罵道:“MLGB,你們幾個**不好好學習,跑學校外面喝酒減壓來了。”

“今晚是我大哥“烏鴉”的生日,我們哥幾個也不想惹事,明晚你們五個每人交五百元錢,就當是給我大哥的隨禮錢了。”

“明晚這個時間我還會來這里吃飯,如果明晚見不到你們幾個拿錢來,我就進學校把你們五個的腿給打斷,現在抓***麻溜的給我滾回學校去。”

五個**憋著滿腔的怒火離開了燒烤攤,回到宿舍后一個頭發染成紅色的**罵道:“真TM的窩囊,白白讓人家罵了頓,最后還給人家把飯錢結了,我活這么大第一次吃這種窩囊氣。”

“明晚還讓我拿五百元錢給他們,我真是越想越氣,我就是被打死也不會花這種冤枉錢的,***多明晚跟他們豁出去了,你們幾個怎么想的,難道明晚真想拿錢啊?”

戴眼鏡的**回答道:“拿它MLGB,我今晚是緩兵之計,你們幾個沒看見他們人比我們多好幾個啊?我們在學校也算是個漢子,怎能容忍他人這么欺負我們。”

穿白色T恤的**說道:“王冉,季斌,眼鏡劉,你們四個都回各個班喊人去,我和白溪也回我們班喊幾個兄弟。

明晚跟這伙孫子拼一下,他們不就比我們多在社會上混了幾天嗎?他們充其量也就閱歷比我們多點,但打架這種事情不是比經驗。而是比誰下手夠狠,敢打敢殺才是打架的王道。”

被喊到名字的,王冉,季斌,眼睛劉聽了白T恤**話,心里都受到了很大的鼓舞。

他們四個異口同聲的說道:“哈哈,子墨你以為我們幾個會認慫,我們幾個就按你說的辦,明天一早回學校吹哨子。(吹哨子,意思就是干仗時喊人,叫人,集合。)但準備“武器”的事情就交給子墨你辦了。”

第二天六點鐘我就起床了,但目的地不是學校,而是綜合批發市場。與老板一番討價還價后,三百元錢買了三十多根鎬把。然后我多給了老板三十元小費,讓市場老板以送課外教材的理由運進了學校。

課間操時間,白溪,王冉,季斌,眼鏡劉等幾個朝我圍了過來。眼鏡劉一臉的猥瑣笑容問道:“子墨,“軍火武器”可到位了?”

我回答道:“放心吧,全放在校內的體育室了,晚上下自習的時候再去取,今晚非干死這幫狗B不可。

季斌,王冉等他們幾個聽到后,都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來。忽然一個不認識的小個子說道:“子墨,還有王冉,季斌等幾位大哥,我知道你們今晚***做大事情,但在你們的聊天中得知,你們所***干的這個“烏鴉”可不是一般的混混,他的表哥是我們市的李遠征。”

王冉,白溪,季斌與我還有眼鏡劉,聽到李遠征的名字都沉默了,對于我們幾個混混**來說,李遠征這個名字可太有份量了,他可是我們X市里成名已久的大哥,當年他也是一條好漢,自己單人單刀戰與自己齊名的“四癩子”,最后自己一個人硬是把“四癩子”團伙給干解散了。”

沉默了幾分鐘后,我說出了這么一句話,我知道此時如果不站出來鼓舞士氣,那么今晚的這場硬仗必定會受挫。

我說道:“誰他M是生下來就是當大哥的,都是自己敢打敢拼才受人尊重的。再說了這個”烏鴉”就算是李遠征的表弟也不**什么。

他充其量是個有背景的垃圾敗類,社會上他根本沒有什么拿出手的硬戰可說,都是借著自己表哥狐假虎威,讓這種病貓之輩騎在頭上拉屎,我們覺得可恥不可恥?

多了我也不說了,今晚不怕死的晚自習后體育室集合。心里有忌憚的兄弟晚上就不***來了,所謂人各有志,我子墨也不能強求你們與我去上戰場。”

說完上面一些話后,我就轉身朝著自己班走了,王冉,白溪,季斌們看我走后,也都什么都沒說跟著我離開了。

晚自習的下課鈴聲終于響起了,我的耳邊瞬間變得喧囂起來。我與白溪在一個班里,彼此望了對方一眼都不約而同的走向了同一個方向。

來到體育室后我發現王冉,季斌,眼鏡劉已經比我早到了,讓我感到意外的是“小個子”也在人群里。

我問道:“這個兄弟怎么稱呼,你難道不怕“烏鴉”他背后的靠山了嗎?”

這時候王冉卻搶先說了話:“哈哈,子墨你可別讓這個家伙的外表欺騙了,他叫李然是我們班的兄弟,別看他個子矮他可是跆拳道***帶啊!”

李然聽后咧嘴一笑,說道:“別聽王冉瞎BB,就是不練跆拳道我今晚也會來,我早上說“烏鴉”的背景可不是出于害怕,我是想給幾位兄弟提個醒。在聽到子墨哥的一番話后,我心里也明白了,所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嗎?”

我們聽后都哈哈大笑起來,大約過了幾分鐘后,我們各自的兄弟都到齊了,人數居然有六十多人。

看來我早上我買的鎬把遠遠不夠分,沒辦法只能選擇就地取材了,讓沒分到武器的兄弟回班里去卸凳子腿。一番噼里啪啦的響聲后,六十多人已經人手一把“武器”了。

幾十號人拿著“武器”浩浩蕩蕩的涌向了校外的燒烤攤。此時正是燒烤攤生意紅火的時候,燒烤攤的桌椅上座無空席,人們都在擼著肉串喝著啤酒聊著天。

我們幾十號人手持“武器”出現在燒烤攤前,顯得和食客特別的不和諧,雖然我們只是一群高中生,但卻沒有一個人敢出來管閑事教訓我們。

我叫王冉與白溪去燒烤攤前辨認吃飯的客人,他們幾人圍著吃飯的客人轉了幾個圈后都搖著頭回來了,看來昨晚如此囂張的青年沒TM按時到來。

白溪往地上吐了口痰后罵道:“真TM的SB,說出去的話跟放屁似的,還紋龍畫虎的充社會大哥,真給他大哥烏鴉丟人,更給他的靠山李遠征丟人。”

我一看這情況也沒辦法,只能吩咐王冉他們到燒烤攤點些東西了,怎么說這幾十口人也算是仗義,雖然沒幫我們幾個打成架,但他們畢竟都一起與我面對戰情了,給他們點些東西吃說的過去。

由于人太多,燒烤攤沒有那么多的桌子,大部兄弟只能站著吃。他們左手拿肉串右手拿啤酒倒也喝的高興。

喝酒的期間零零散散的走了許多兄弟。他們走時都過來和我以及王冉,季斌們打過招呼了。沒辦法,敵人約戰沒有來,我們也不能攔著自己兄弟們不讓回家啊。

年輕人就是年輕,雖然覺得有點欠妥當,但喝起酒來就什么都不顧了,大部分人走后就剩下我們五個嫡系了,都是平日里在學校玩的比較開的兄弟,我們大約十幾個人吧,繼續點了兩箱啤酒又喝了起來。

正喝著起興的時候,忽然路邊駛來了三輛越野車,刺眼的車燈照的我們睜不開眼睛。急***子的兄弟已經開罵了,誰TM的開的破車,照的你**們都睜不開眼睛了。”

我一看就知道情況不妙,我們這邊的叫罵還沒有罵完,車子已經開到了我們的身旁。下車的正是昨晚讓我們交錢的紋身青年,他的身后跟著一位滿臉橫肉的光頭,我想這個人就是紋身青年口中所說的“烏鴉”了。

紋龍青年忽然大喊了一聲:“哥幾個都給我下車,把這幾個小B給我圍住了,他們還翻了天了,這個地段敢跟我們叫板。”說話間呼啦圍上來了幾十號人,看面相不用問都是地痞混子,而且每個人手里都拿著鐵家伙。

紋龍青年陪著光頭走到我們桌旁,問道:“我就是“烏鴉”你們學校這個地段屬于我罩著的地盤,昨晚我的兄弟讓你們每人拿五百元錢交保護費,那是照顧你們幾個小B。

沒想到你們幾個小B挺有脾氣啊?還網絡了幾十號人***與我干一仗啊?說吧,這事情誰是主謀,說出來其他人就沒事了。”

眼鏡劉忽然笑道:“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的“烏鴉”大哥了,我們早有耳聞,哪敢與你們為敵啊!

我們今晚就是主動來送錢來的,另外我們還多喊了幾位兄弟一起交錢,為的就是想與大哥交個朋友,除了這些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意思了,我想幾位大哥別誤會了,呵呵。”

紋龍青年忽然揚起手給眼鏡劉一巴掌,然后瞪著眼罵道:“戴眼鏡的小B還挺會說瞎話,我自家的***戚就和你們一個學校,這事情是我表妹告訴我的,說你們幾個小B想與我們大哥“烏鴉”戰一場。”

“我幸虧是聽了表妹的話,今晚通知大哥多喊了幾個人開車過來。如果我今晚單槍匹馬的來,估計現在已經讓你們幾個給打趴下了。說吧,這件事情到底誰是主謀?不給**們交代清楚,你們今晚誰都別想安全離開。”

我一瞧的事態發展,也沒法不站出來了,與其連累兄弟幾個一起挨揍,還不如讓我自己一個人把事情扛起來。

我慢慢的站起來走到“烏鴉”面前說道:“你們不用耍威風,這件事是我的主謀,“烏鴉”哥的名氣我也聽說過,雖然不想與你們為敵,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不是我站出來說幾句話就能把誤會解除的。這樣吧,你放我的幾個兄弟們走,我自己一人留下來,隨幾位大哥處置怎么樣?”

烏鴉瞇著眼睛看著我也沒有答話,大約沉默了幾分鐘后喊道:“武子你過來,我吩咐你點事情。”

烏鴉說完后紋龍青年立刻跑到了他的身旁,原來這個紋身的叫做武子,我默默的在心里記了下來。

烏鴉俯身在武子的耳旁說了些什么,他說完后就轉身上車走了。只留下武子帶領著一群嘍啰。

武子走到我面前問道:“我大哥讓我問你是不是叫陳子墨?”

我說道:“沒錯,我就是陳子墨,你們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,呵呵,一定也是那個通風報信的告訴你們的吧?”

武子回應道:“我有必***告訴你這些嗎?除了這個陳子墨,其余的小B們都給我解散,別在這里掐著根棍子,礙你武子**的眼睛。”

我走到武子跟前說道:“必須我過去勸他們,我的兄弟才會離開的。雖然我們拿的鎬把不如你們拿的鐵家伙有威力,但是我們的人好像旗鼓相當。我之所以跟你們走,是不想我的兄弟受牽連,但是如果你私自想解散他們,如果不怕出意外,你可以自己去試一試。”

武子雖然不情愿,但事實擺在面前,他也沒有全勝的把握,只能一擺手讓嘍啰們放我過去。

我走到王冉,季斌,白溪,眼鏡劉他們跟前,我看見他們眼淚都已經濕潤了。我打趣道:“我又不是去死,他們幾個在厲害還能弄死我啊?***多就是卸我一條腿罷了。”

我玩笑還沒有說完,白溪就握起了手中的鎬把,咬著嘴唇說:“我不會讓你跟他們走的,我今晚不打算活著出去了,我們兄弟跟這群狗***拼了”。

我馬上拉住白溪喊道:“兄弟,你聽我說完,你現在冷靜下好嗎?我自己一個**血,總比讓在場的兄弟跟我一起流血***好吧?你們***看到了,他們全是拿的大砍刀,真的打起來誰勝誰贏都難以預料。但請各位好兄弟都放心,我保證自己跟他們走不會有事的,我子墨那次說話編過謊話。

白溪他們幾個都不說話了,我沒有看他們的眼睛,我知道他們幾個肯定都流淚了。趁現在他們動搖的時候,我轉身上了身旁越野車。

越野車剛剛發動,外面就傳來了叫罵聲,我知道哥幾個肯定在攔著越野車,我搖下車窗喊道:“哥幾個是不相信我了是嗎?我都保證了肯定能安全的回來,你們就不***在這樣了好嗎?哥幾個都別耽誤時間了,我打算早點去早點回,晚上還得爭取***個好覺呢。對了,差點忘囑咐白溪了,明早別忘了給我捎帶早餐。”

我故作輕松的勸說車外的兄弟們,最后在我的堅持下,他們終于決定各自散去。

車子終于發動了,我偷偷望著窗外離我越來越遠的兄弟們,我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流下了淚水。我用手擦拭了下眼淚,然后又把手伸進了褲子的口袋里,我***著匕首的木柄心里忽然平靜多了。

今晚注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,雖然不知道以什么樣的結局收場。但我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,烏鴉是你們先不讓我好過的,就不***怨我***你們幾個人的命了。

小編點烏色風云小說

《烏色風云》是一本由紋畫人寫的都市小說類型小說,文筆精煉,人物刻畫***刻,十分好看。推薦閱讀。

相關小說

15选5怎样选号最准确